王義桅
  繼北京APEC會議上宣佈中韓實質性結束自貿談判之後,G20布裡斯班峰會上又傳出喜訊——中澳實質性結束自貿談判。澳大利亞、韓國具有兩大共性:其一都是美國亞太盟國,其二都是中等強國。因此,中韓、中澳關係由於自貿協定的締結推動中等強國日漸成為中國外交重要一環。
  大國是關鍵、周邊是首要、發展中國家是基礎,多邊是舞臺,是中國“三環外交”的形象說法。其實,近年來建立的金磚國家合作機制,已將這“三環外交”升級為四環。如今,補上“中等強國”一環,中國的“五環外交”日益顯現,全方位外交佈局更為完整。
  中等強國指的是10-20個類似韓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這樣有一定影響力的國家,它們既不是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也不是日本、印度和德國這樣的大國。通過積極外交與不結盟外交,它們可用美國做不到的方式影響中國崛起。
  中國外交為何要補上中等強國一環?其一,運籌世界秩序。G20分成三大類國家:G7,金磚五國(BRICS)、中等強國。唯獨中等強國未形成機制性合作,建立M8,中國以舉辦2016年G20峰會為契機,推動形成之,將有利於增強G20機制性。中國以第二大經濟體、金磚國家領頭羊和中等強國的最大支持者三重身份,盤活G20,將極大增強中國外交運籌空間,使得中國成為全球領導型國家,發揮傳統中國文化和外交藝術魅力。
  其二,推動對外經濟合作。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發佈的《2030年全球趨勢:不一樣的世界》報告提出,墨西哥、印尼、土耳其、越南、伊朗是“全球搖擺國家”。幾個中間層國家如哥倫比亞、埃及、印尼、伊朗、墨西哥、南非和土耳其的經濟可能起飛。這也提醒中國,以自貿協定為契機,中等強國完全可成為中國經濟合作的新增長點。
  其三,服務於中美新型大國關係需要。有一種說法,中美國際統戰較量聚焦於中等國家。美國在應對一個崛起中國時遇到很多棘手問題,而解決這些問題的最好方式就是訴諸中等強國,原因有兩個,一是這些國家大多是民主國家,符合美國希望推進的原則。二是美國可用軟實力、而不是硬實力來獲得中等強國的支持。美國依靠中等強國牽頭來處理美中關係中的重要問題的例子還包括:由澳大利亞和土耳其聯合領導的G20工作小組致力於國際金融系統的改革,還有南非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中國對津巴布韋穆加貝政權的支持。
  其實,中等強國可以成為建立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正能量。中美等大國關係卡住了,中等國家是關鍵。中國與中等強國合作不只是經濟層面的,共同維護海上安全、非傳統安全合作,完全可以讓它們走出“經濟上依賴中國,安全上依賴美國”的悖論。▲(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條件式入學

rq66rqicc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