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新華社電 過去的700多個日日夜夜,從省到市再到區里,走了一圈又一圈,“感覺自己好像一頭拉磨的驢”。
  “市長都管不了,我們能管得了嗎?”“這事不歸我們管。”“回去等消息,時間不能確定。”……這是湖北42名農民工在遼寧本溪市討要被拖欠了兩年的工資聽到最多的幾句話。
  兩年時間里,農民工們被省、市、區8個主管部門推來“踢”去,如今,他們仍游走在討薪的“馬拉松”路上。
  討薪“馬拉松”,118萬元工資要了兩年
  “勞動監察支隊、信訪局、市政府、明山區政府、區公安分局、區信訪局、區勞動監察支隊、遼寧省信訪局……說起來,部門個個都有權,可為啥現在還是原地‘打磨磨’?”來自湖北孝感的農民工毛道文說,打了這麼多年工,頭一次遭遇這麼艱難的討薪。
  2012年4月,毛道文和王明志組織了42名湖北籍農民工來到本溪,參與觀山悅樓盤二期F地塊1-5#樓盤的內部裝修工作。從工程開始至今,業主已經入住,工人們卻只拿到部分工資,還有118萬餘元工資沒有拿到。“今年8月份,我們走投無路情緒激動,市裡才承諾10月底給錢,結果一直拖到現在,又沒音信了。”毛道文對記者說。
  從2012年9月開始,這些農民工開始了討薪“馬拉松”。王明志說,這項工程的開發商是遼寧坤泰展望有限公司,施工單位是遼寧金帝第一建築工程有限公司,金帝一建隨後把工程轉包給了一個叫駱紅波的人,駱紅波又找到毛道文和王明志,由他們組織民工幹活。“結果,駱紅波沒了音信,金帝一建也說沒錢,不能支付我們工資。”
  記者採訪金帝一建觀山悅項目負責人張廷梁,他說,拖欠農民工工資的事確實存在,數額上雙方也沒有爭議,但現在他們和開發商正在決算,只能等決算後拿到錢再給農民工支付工資。
  這樣一件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的欠薪案件為何被眾多部門像皮球一樣踢來踢去?問題究竟出現在哪個環節?記者跟隨毛道文和王明志,一起到有關部門討薪。
  “這不是我們的活,我們沒有接待的義務”
  12日2日13時,在本溪市明山區信訪局,工作人員稱:這件事應該到勞動監察部門備案,“這不是我們的活,我們沒有接待的義務”。毛道文說:“勞動監察支隊一直沒給解決,我們想再反映一下這個情況。”這名工作人員答覆說:“這不是我們的工作,我們要把他們(勞動監察部門)的活都幹了,你認為還要勞動監察部門嗎?”談話過程中,這位工作人員沒有給兩位農民工做任何協調和登記。
  14時許,記者和毛道文和王明志來到本溪市明山區勞動保障監察大隊,這裡擠滿了來討薪的農民工。工作人員瞭解了毛道文的情況後說:“這事應該找市監察支隊。”毛道文忙說,已經去過市裡了,市裡讓找區里。
  在電話請示這位主管後,該工作人員稱,這件事已經“驚動”了市裡,“市長都管不了,我們能管得了嗎?要投訴的話,可以登記,回去等結果。”記者詢問何時能給答覆,這名工作人員說,“具體時間不能確定”。
  毛道文不願意放棄任何可能機會,就又認認真真地把討薪經歷在備案表上抄了一遍。這時,王明志則小跑到樓下去複印工資單和所有農民工的身份證。“複印這些材料,花了7元多。”王明志有些心疼地說,為了省錢,平時他們討薪,一小時能走到的從不坐公交。
  15時20分許,記者來到本溪市勞動監察支隊。監察支隊監察一科科長顏文明說:“按照領導規定,這件事今年9月份移交給明山區政府處理,具體處理到什麼程度,我們不太清楚。明山區信訪局王副局長應該知道這件事。”
  記者再次回到明山區信訪局,此前接待記者的工作人員稱,王副局長已經外出,並強調:“這件事情不是由我們負責,還得找勞動監察部門。”
  (原標題:“市長都管不了,我們能管?”)
創作者介紹

買書

rq66rqicc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